幸运飞艇打流水

當前位置: 主頁 > 情感日志 > 文章正文

豪門婚姻我只能靠生兒子保住

時間:2013-12-01 14:12來源:互聯網 作者:不詳 閱讀:54
 
  豪門婚姻我只能靠生兒子保住
  在他家手足無措地呆了一周,要走時他媽媽拿出一套鉆飾給我,說要結婚有兩個條件,一個就是我能把雷競勸回浙江繼承家業,二是我懷孕。
  豪門婚姻我靠生兒子保住
  講述人:謝淼 女 31歲 公務員
  小我兩歲的男孩追求我
  大學畢業后我考上了公務員,到了單位不久就有熱心大姐告訴我,說有不少男孩子打聽我,說新來的那個皮膚白白的下巴尖尖的女孩有沒有男朋友,這一切弄得我受寵若驚,沒有想到自己居然也是個小美女。我家在外地,我也想早點結婚在武漢安個家,可是不知道為什么相親五六次,我都覺得不滿意。后來給我介紹的人就少了,然后我聽到有不少人說我高傲。
  轉眼到了2003年,夏天單位組織去鐘祥旅游,記得那天很熱,不少年紀大的同事不想曬太陽去爬山。但我想既然來了就應該去運動一下,可一個人去爬覺得拖累了大家的行程,正尷尬準備打退堂鼓的時候,有一個男孩站起來說他也想去爬山。我們一起下車時,車上有人哄笑:雷競,你不是去爬山,是去追美女吧。這時我才知道他的名字。
  因為有那些玩笑話,我一直很拘謹,倒是他一直在找話題,問我在哪個辦公室,問我什么時候工作的,家在哪里,平時做什么。就這樣一問一答走了十幾分鐘,我已經是滿頭大汗。掏出水咕隆咕隆地喝了幾大口,然后我們繼續往前。
  走到山頂的時候,我的水就喝完了。這么熱,走下山至少還要一個小時,沒有水可夠嗆的。這時,雷競很自然地遞過他的水瓶,說他還有半瓶水,如果我不嫌棄就倒一部分給我。其實是很尷尬的,但天氣那么熱,我還是接受了他的水。
  回武漢后,為了感謝他的半瓶水之恩,我請雷競吃了飯。我知道他比我小兩歲,是剛進單位的。因為大家都是年輕人,所以休息時候也總是一起出去玩,雷競是浙江人,非常細心體貼,他對我的追求也是含蓄的,沒有讓我感覺到壓力。
  他的家人在家鄉為他訂婚
  和雷競在一起后,我聽到單位有傳言,說難怪我什么人都看不上眼,原來是等著傍大款呢。雷競是大款嗎?他不是和我一樣的小白領?我問雷競,他笑著告訴我,他家是在浙江開工廠的,不過大款可談不上,要不他早回家打工了,哪里還能在辦公室朝九晚五的。我覺得他說得很在理,就沒有再追問下去。
  我們戀愛一年,我帶他回家見了我父母,我父母希望我們能盡快結婚。雷競答應盡快帶我回去見他父母,父母同意了就會馬上結婚的。還沒有等到去見他的父母,我就見到了一個不速之客——雷競的未婚妻。這個女人來武漢找到我,說和雷競已經訂婚兩年了,現在雷競說要退婚,她想到武漢來看看我到底是什么樣的人。我很冷靜地告訴她,退婚的事情和我無關,她不應該找我,而應該去找雷競。
  從頭到尾,我沒有問過雷競什么,我覺得他會跟我解釋。果然幾天后,他和我談了一次,說這個女朋友是家人做主給他找的,家人希望他大學畢業后繼承家業,想找個女孩拴住他。不過他不想回去,為了爭取自由,他暫時答應了訂婚,讓家人以為他最終還是會回浙江的。我說既然這樣,那你的家人會同意我們的事嗎?雷競說他會爭取的,希望我再等等。
  就這樣,我從2004年等到了2006年。我之所以一直這么安靜地等,是因為雷競對我真的非常好。他在家也是一個公子哥,可我們在一起時家務都是他做,無論我怎么發脾氣,他都沒有說過一句重話。和他在一起,感覺他像哥哥,而我只是不懂事的小丫頭。
  結婚的兩個必要條件
  2006年底,雷競高興地告訴我,他的父母同意見我。雷競家絕對不是像他說的開著個小廠,家里的院子都有半個足球場大,三層的小洋樓里面有兩個保姆,我看到房子才明白單位里為什么有人說我是高攀了。
  他的父母對我冷淡而客氣,他的媽媽不留情面地告訴我,在他們浙江不比北方,是不能接受女方比男方大的。
  還說因為退婚,訂婚時給女方的二十萬聘金也要不回了。在他家手足無措地呆了一周,最后要走時他媽媽還是拿出一套鉆飾給我,然后又和我談了一次。
  她說現在我要結婚是不可能的,要結婚有兩個條件,一個就是我能把雷競勸回浙江繼承家業,二是我懷孕。回武漢的路上我一直沉默,如果雷競回家了,我就得跟他一起辭職,那么我就由好好的國家干部變成他的附屬品,無法把握自己的命運。懷孕,看來還簡單一點。
  第一個孩子很快就懷上了,雷競父母說等他們處理完一筆生意就來武漢和我父母見面,親家見面后讓我們再去領證。可就在等待的過程中我突然大出血,是宮外孕。做完手術后,醫生說我懷孕的幾率大大降低,而且最近兩年也最好不要懷孕。
  我和雷競很沮喪,而我的壓力更大,再次懷孕都不知道是什么時候,這婚還結不結了?我問雷競我們可不可以私下結婚算了,讓我驚訝的是,雷競告訴我,他每月的工資根本不夠花,還要靠父母支援。( 愛情故事 peixai.cn )
  他的收入在武漢也算是中等了,居然還不夠花,而我根本都沒有察覺到這點,原來他一直都在低調地奢侈著。他那種可以依靠的感覺,一下子就幻滅了。我勸他既然靠父母,還不如回去當廠長,他也第一次對我發了脾氣,說他從來都覺得做生意低三下氣,說我又不是不知道這些,現在只是暫時有困難就輕易打退堂鼓。
  誰都說服不了誰,總不能分手吧。最后是我先低頭的,不過我說希望他最好不要再用父母的錢,他答應我會盡量做。
  肚里的寶寶決定我們的幸福
  那次爭吵后,繼續努力懷孕是擺在我面前惟一的路。看了不少醫生,花了不少錢,所以經濟上的獨立仍然是一句空話。到后來醫生都說我是因為心理壓力過大才沒有懷孕,要我放松一點。可我都三十歲了,娘家人催了我快五年,婆家人冷眼看著我,我怎么輕松得起來呢。
  也許是老天爺可憐我,年前我終于檢查出來懷孕兩個月。當雷競把這個消息告訴他家人時,他家人終于松口答應我們結婚。冒著大雪,我終于拿到了那個來之不易的紅本本。哪個女孩不希望自己有個盛大的婚禮呢,雖然急是急了點,但春節我們放假,正好回家辦酒。可雷競的父母卻不答應大操大辦,說我現在剛懷孕不能勞累和吵鬧,也不適合在路上奔波。
  我很沮喪,不過婆婆的到來讓我心里好過了一點。婆婆在家做生意也很忙,但她說下大雪怕我到處走動摔跤,怕雷競毛手毛腳不懂得照顧人,所以還是來武漢放心點。我知道是托了肚子里寶寶的福氣,但終于被婆家人重視,心里還是很高興的。
  雷競成天樂得像個孩子,經常摸著我的肚子叫“我兒子,我兒子”,我笑他,如果是女兒怎么辦,他一愣,然后肯定地說,是兒子。我想他是家里的獨子,我生個兒子他和他家人會更高興,這個也是人之常情。
  上周四婆婆跟我說,懷孕四個月孩子的性別可以看出來了,要帶我去醫院看看。
  我笑著說:媽,現在醫院不讓看性別的。結果婆婆說她早打聽到有小醫院可以做性別檢查,然后不顧我的反對果斷拉我去檢查。結果那天寶寶不合作,身體朝里面,完全看不出來。從醫院回來的路上我終于明白,雷競家不是希望我生兒子,而是我一定要生兒子。
  我問婆婆,如果這胎懷的是女兒,是不是要打掉?婆婆說如果你不愿意打掉,就再生,反正要生到兒子為止。我說不計劃生育是違反政策的,我和雷競都是國家干部,生二胎要被開除,婆婆說開除就開除,你們正好回家辦廠,又不靠你們那點工資開飯。她倒是把一切都想好了,就是沒有征求我們的意見。
  我問雷競我是不是非得生兒子才行,他很嚴肅地說他父母別的都能商量,但這個估計沒得商量。我已經看到我面前的路,懷的是男孩,皆大歡喜;生的是女兒,我和雷競會被逼著辭職,然后我就成了生育機器,到時候的壓力我不知道我們能否承受。
  繞道而行
  成功的職業女性小田和雅子嫁給日本皇太子后,因為不能應付皇室的鳘文縟節,而且生不出男性繼承人而精神壓力過大,經常間歇性陷入絕望和焦慮之中,結果被診斷出患上“適應障礙癥”。嫁入豪門的女星,似乎也很少有圓滿結局,不是離異收場就是對丈夫的花心忍氣吞聲。
  一入侯門深似海。大富大貴之家,屋大口闊,規距方圓自然比普通人家多,但是不是真的多到壓得人喘不過氣來的程度?豪宅里的人又不是神仙,一樣有七情六欲。或許只是,普通女子面對如此豪富氣勢,心底先就怯了,于是一味壓抑自己遷就規距,弱者愈示弱,強者就越發要示強,一來二去,本來就不平衡的局面更加一面倒了。
  如果沒有勢均力敵的實力和底氣,還是離侯門遠一點的好。
 
------分隔線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相關情感日志
精華閱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