幸运飞艇打流水

當前位置: 主頁 > 情感日志 > 文章正文

世界不大,我怎么把你弄丟了

時間:2013-06-06 12:41來源:互聯網 作者:不詳 閱讀:134
 
  世界不大,我怎么把你弄丟了
  我閉上眼睛,在心里祈禱:“我請求上天把小葉還給我!”我不敢睜開眼,我知道自己眼里已經含滿了淚水,我也知道,我把她弄丟了,雖然世界并不大......
  我曾經那樣接近過幸福,以為自己擁有了一切。可是,當我把小葉弄丟之后才發現,沒有她,我一無所有……
  世界不大,我怎么把你弄丟了

 
  我曾經那樣接近幸福
  2003年的夏天,年近30的我,雖然有著良好的家世和穩定的工作,卻始終沒有遇見令自己心動的女孩。那時,每個周二和周六的下午,我都會去一家健身俱樂部鍛煉身體,于是邂逅了去上瑜伽課的小葉。其實我第一眼見到她就是滿心的歡喜,有種怦然心動的感覺。只是,小葉很內向,遇見了我只是淡淡地笑一笑。
  一次我們上完課碰巧一起出來,發現外面正下著傾盆大雨。暴雨給了我最好的理由,我自然而然地提出開車送她回去。她住的地方要經過一條悠長的小巷,車沒有辦法開進去,濕滑的路很難走。我牽著她的手在雨中跋涉,于是一切就這樣開始了。
  戀愛的時候,我們常常去鼓浪嶼散步,幽深的巷子、斑駁的房子和高大的蓮霧樹都讓我們為之沉迷。在游人如織的街頭,我緊緊地牽著她的手,感覺跟她在一起的歲月是這樣美好。
  小葉的家在德州,距離我們廈門有幾千里地,即使如此遙遠的距離也沒有阻擋我父母對她的喜歡。尤其是母親,她非常喜歡小葉,每到周末就讓我帶小葉回家。那個時候,小葉幫母親做飯、洗衣服,我和父親慢悠悠地下著象棋,還時不時豎起耳朵,偷聽兩個女人的悄悄話。有小葉在的家充滿了溫馨,連空氣都肆意流淌著幸福的味道。
  一年后我們結婚了,新家安在白鷺洲公園附近。打開窗子,不遠處就是一片寧靜的湖。白天,小葉喜歡坐在陽臺上,沐浴著陽光,一臉的愜意;夜里,小葉總是像小浣熊一樣纏著我的身體。
  小葉浪漫而細心,把我們的生活調劑得多姿多彩。臥室里常常有新鮮的花,客廳里時常有可愛新奇的小飾品。我的胃不好,一直挑食,她便買了好多食譜,變著花樣給我煮飯、煲湯。我下班之后就去接她,然后兩個人手牽著手回家。一切都如我們所希望的,美好而甜蜜。
  我以為離開是愛你的最好方式
  我們家是三代單傳,小葉也是獨生女,結婚以后,兩家都殷切地盼望我們生個孩子。我和小葉也商量著,不如趁著年輕早一點兒要,老人還可以幫忙照顧。做出決定的那一刻,小葉興奮地一遍遍問我:“程陽,你說我們的孩子長得會像誰,我希望有個兒子,讓他長得像你!”我寵溺地刮刮她的鼻子,沒有告訴她,其實,我更希望有個女兒,像她那樣可愛。
  我們開始鍛煉身體,安排周期,為了受孕甚至抑制自己的激情。可是努力了一年,小葉也沒有懷孕的跡象。開始,我們還開著玩笑;漸漸地,孩子的話題成了禁忌,我們倆誰都不敢去碰。愛情故事
  母親退休前是一位醫生,她給我們聯系了這個城市最好的一家醫院,讓我和小葉去做了檢查。檢查結果是母親去拿的,那天她打電話叫我回家,聲音有些沙啞。一路上,我忐忑不安地猜測著各種可能出現的結果,但卻怎么也沒有想到,會在診斷書上看見“死精癥”這三個潦草的字跡。母親跟我解釋說,這種病是先天性的,懷孕的幾率為零。我找出一支煙來大口地吸著,嗆得滿臉是淚,然后擠出一絲笑容來,假裝輕松地安慰他們說:“沒關系,小葉不會在意的。”母親有些著急:“你不能只想自己,你忍心讓小葉一輩子做不了母親嗎?”母親一直是個善良的女人,我知道她對待小葉像自己的女兒一樣疼惜。我的心在母親的話里一點點地沉了下去,我想起小葉很多次說,咱們要個孩子吧。說話的時候,她的眼睛里閃現著美麗的星光。
  可我還抱著最后的一點兒希望。我對小葉謊稱出差,然后把自己關在賓館里,打電話咨詢了很多醫院。在得知我的病癥后,他們都表示無能為力,說這種“先天性曲細精管發育不全”引起的死精癥是無法治愈的。我燃著的希望,在他們一次次的答復里終于消失殆盡。
  我知道,如果把真相告訴小葉,她一定會說,她只要我就夠了。可是,她才25歲,我不能讓她因為沒有自己的孩子而遺憾一生。在對治愈徹底絕望后,長痛不如短痛,我最終選擇去傷害她。
  我不動聲色地疏遠她,對于我那么多莫名的加班以及出差,小葉卻從來不問。無論多晚,她都在飯煲里溫著飯,蜷縮在客廳的沙發上等我。
  回家的時候,我也不再幫小葉干活,我坐在沙發上看報紙、看電視,讓她一個人來來回回地忙個不停。我們住的是老式房子,沒有煤氣管道。一次,小葉告訴我該換煤氣罐了,這在以前我責無旁貸的事卻成了傷害她的利器。我記得自己冷漠地說,你自己去換吧,我很忙。小葉站在旁邊盯著我,一動也不動,我不敢抬頭看她,只是把頭埋進報紙里,直到她默默地走開。最后小葉就一個人,咬著牙從一樓艱難地把煤氣罐搬到了三樓。夜里,看見她的眼睛里淚光閃爍,我的心跟著揪成了一團。真想好好地抱住她,可是,我只能不停地告訴自己,一定要讓她適應一個人的生活,我不能害她一輩子!
  大約有兩個月的時間,我拒絕和小葉做愛,哪怕她年輕嬌媚的身體,一點點地在我面前舒展,我也壓抑著,不去看她,裝作興味索然的樣子。我們倆彼此煎熬著,都迅速地瘦了下去。我以為她會跟我提出離婚,我想小葉這樣的女人是受不了這種家庭冷暴力的,但是,她卻仍然沉默著。經典情話
  我喜歡穿白襯衣,小葉擔心洗衣機洗不干凈,每次都用手洗。一次,她把襯衣泡進盆子里,倒上洗衣粉,然后搓起了很多泡泡。她看著我,一字一頓地說:“程陽,你看,愛情就像這些泡沫,多脆弱啊,說沒就沒了。”她說完轉過身去不再看我。我僵硬地坐在沙發上,明明知道這是她心底的最后一份堅持,明明知道她已經對我越來越絕望,卻咬著牙不去作出任何回應。
  我終究開不了口,最后是母親幫我結束了這個漫長的冷戰。一個周末,母親悄悄地把小葉叫了過去。小葉回來時,看著我的目光陌生而凄涼。她輕聲說:“程陽,你媽都告訴我了,咱們離婚吧,你寫個協議,我簽字。”我試探著問她:“你都知道了?”她扭過頭,不肯再說一句。
  夜里,小葉抱著被子去客廳睡,這是我們結婚以來的第一次分居。我擔心她休息不好,想把她叫回床上來,還沒張口,就聽到她歇斯底里地大喊:“你走,我討厭你,我不要你裝可憐!”我不忍看她淚流滿面的樣子,只好轉過身,她卻突然絕望地叫著我的名字,一聲接著一聲。我站住,卻不敢轉身,直直地走進臥室,把自己摔倒在床上,一夜無眠。本來我還心存僥幸,以為如果小葉知道了真相,會留下來陪我,可是,沒有,她的態度冰冷而堅決,打碎了我最后一點兒自私的奢求。對于女人來說,孩子真的比丈夫更加重要嗎?
  第二天一早,小葉就問我寫好了離婚協議書沒有,我拿著筆的時候很茫然,不知道這樣的自己還能給她什么。我想補償她,用我所有的一切。她的父母離得那么遠,對她而言,這個城市如果沒有我的話,就是一個陌生的地方。最后我把房子和存款都留給了小葉。但是  小葉看也沒看就簽了字,然后跟我去民政局辦了離婚手續。
  當她走出民政局的時候,我并不知道她就此走出了我的生命。我以為她去上班了,可是上午十點多的時候,她的同事卻打電話給我,問她為什么沒上班。我馬上跑回了家,屋子里收拾得干干凈凈,她除了自己的衣服什么都沒帶走。我和她的枕頭被整齊地擺放在床上,我才知道,小葉是真的走了。
  我無法責怪誰,世界不大,我卻把你弄丟了
  小葉走后的很長時間里,我拼命讓自己忙,就怕自己一停下來就會想起她。她的名字就像一粒粒沙子,在我的眼睛里硌著,每一次眨眼,都硬生生的疼。
  我開始學會了抽煙,一種云南的香煙,茶花。盒子上寫著:與君初相識,猶如古人歸。我一抽就是一包,滿屋子都是濃烈的煙味。母親看到我失魂落魄的樣子,逼著我搬回家去住。她每天都陪著我,苦口婆心地開導我。一顆心漸漸輾轉沉寂,大半年的時間,我讓自己的感情荒蕪著。后來,每天晚上都同朋友去KTV唱歌,醉生夢死,直到遇見一個跟小葉一樣有著溫軟嗓音的女人。( 情話 peixai.cn )
  那次,我們在唱歌的時候,她走了進來,到我們包房推銷酒水。我已經喝了不少,但還是把她推銷的啤酒留下了很多,我說:“全打開。”她看看我,喜出望外,多事的朋友開始起哄,讓她陪著喝幾杯。她大方地坐在我身旁,將酒杯倒滿,然后輕聲說:“既然大家都這么夠朋友,那
  咱們就不醉不歸吧。”聲音很軟,像貓踩在棉花上,有著和小葉一樣的溫柔。那晚我一直喝到最后,朋友們都走了,最后是她把我帶回了她的住處。剛進她的屋子,還沒有明白怎么回事我們就已經纏在一起。黑暗里,我找到她的唇,炙熱地迎上去。摟著她的腰時,仿佛小葉正依偎在我的懷里。我一遍遍地叫她,漸漸地無力抵抗情欲……
  酒醒之后,我為前一晚上的失控而感到愧疚,訕訕地不知道該說什么,她卻像沒事人似的起床,還給我煮了杯牛奶。直到我走,她也沒說什么。
  我以為一切就這樣過去了,結果兩個月之后,她通過朋友找到我,告訴我她懷孕了。聽到這個消息,我忍不住想笑。我說:“如果你想跟著我,可以找一個別的理由來。”她說是真的,聲音帶著哭腔。她說,她不知道該怎么辦,所以才來找我。
  我不是那種卑鄙的人,所以不會問她“你怎么證明是我的”這種濫俗的句子。可是,我肯定不會替別人埋單,我冷靜地說:“我先天性不育,知道嗎?”她瞪大眼睛看我,氣憤地說:“沒想到你是這樣的人,我只是想讓你陪我去醫院,可你竟然連這點責任都不肯負!”說完,她轉身走了,跟小葉當初走時一樣的決絕。
  目送她離開,我苦笑著搖了搖頭,覺得自己的心已經磨成銅墻鐵壁一樣,刀槍不入了。后來的一天,我無意中告訴母親這件事情,沒有想到,母親說,有可能是你的。我以為她在開玩笑,可是抬頭卻看見她嚴肅的神情。我說,媽,你再說一遍給我聽。母親嘆了口氣說,孩子,真有可能是你的,不能懷孕的人是小葉。
  母親訕訕地跟我解釋:“如果告訴你真相,你肯定不會因為這個原因和她離婚。可我們程家總不能因為小葉斷了根吧?所以我同你爸商量了好久,找我的朋友開了一張假診斷書……我以為你會很快恢復元氣,沒有想到,你之后竟然這么頹廢,我和你爸都很擔心……”
  我立在原地,被這個突如其來的真相打得措手不及。我一迭聲地問母親,真的嗎?真的嗎?瘋了一樣。怔愣過后,我轉身跑出去,一個人在大街上用力地叫著小葉的名字,喊破了喉嚨。那個周末,母親找到她,肯定告訴了她不能生育的真相,她聯想起我離婚之前幾個月的種種表現,一定傷透了心,所以才會走得那么堅決。我的小葉,柔弱而敏感的她怎么承受這樣的雙重打擊?
  我的心抽搐著,疼得我無法呼吸。我不管不顧地開始找她,可是卻發現她走出我的生命已經這么久,以致于我根本不知道她目前的生活狀況。我打小葉的電話,已經是空號;找到她的家,鄰居說她父親已經返聘到青島的一個企業去了,房子也早賣了。回到廈門之后,我問遍了她的同事和朋友,卻沒有一個人知道她的下落。她像是突然從人間蒸發了一樣,仿佛從來沒有在我的生命中存在過。
  我于是不再和父母說話,用沉默抗拒著他們對我的關心。母親變著花樣地找理由給我打電話,我大多時候都直接掛斷,偶爾接起來也常常是在電話這端沉默著。對于逼走我妻子的父母,我不知道該以怎樣的心情來面對。我不知道年近60,并且早已把拼音忘得干干凈凈的父母是怎么學會了發短信。在我拒絕見面以及接聽電話后,他們開始把所有的關心都凝結在短信里,不厭其煩地囑咐我:天冷加件衣服吧,胃不好要少喝酒,不要睡太晚……每一條短信的末尾總會打上同樣的一行字:“兒子,對不起”。透過這樣的短信,我仿佛能看見父母祈求的眼神,心里的芥蒂慢慢地削減了。可是,我終究無法做到原諒,雖然我能理解,三代單傳的家庭,傳宗接代的心情有多么迫切。可是,他們不明白,盡管天倫之樂人皆向往,可是小葉才是我一生的守候。沒有小葉,我就算有了孩子又能怎樣呢?我愛的是小葉的骨肉啊!
  有一次,深夜兩點多鐘,手機響了,是母親的短信:“孩子,我們的愚昧奪去了你的幸福,兒子,對不起,你振作起來,我們一起找她,好嗎?”我再也狠不下心了,終于撥通了母親的電話,聽到她在電話那頭啜泣不止,這才想起,我已經許久沒有回家了。第二天下午,我下班后回去,母親看見我,高興得嘴唇直抖,卻一句話也說不出來。她來回地搓著手,一直重復著:陽陽回來了,真好。這個久違的稱呼溫暖地撞擊著我的心。我看著母親進了廚房,她揚起手來,在眼角迅速地抹了一下。那一瞬間,我心里怨恨的城堡轟然倒塌。
  我搬回家里住了。努力地工作,業余時間陪父親下棋,陪母親聊天,我們一家三口小心翼翼地避開小葉的話題,生活仿佛恢復了平靜。只是,夜深的時候,我一個人常常失眠。我用了各種方法找她,每天都在她的QQ上留言,只有一句話:“小葉,你回來吧,我只要你,不要孩子。”在接近一年的時間里,我在網上很多的論壇里都貼上了找她的帖子。可是,除了一些無聊人士抱著獵奇心理來打探事情的真相外,沒有她的任何消息。在這個世界上,小葉像是徹底地消失了。
  我和小葉的大頭貼,被我放在離心口最近的口袋里,已經被我摩挲得失去了最初的色彩。生日的時候,母親說許個愿吧,我閉上眼睛,在心里祈禱:“我請求上天把小葉還給我!”我不敢睜開眼,我知道自己眼里已經含滿了淚水,我也知道,我把她弄丟了,雖然世界并不大。
 
------分隔線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相關情感日志
精華閱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