幸运飞艇打流水

當前位置: 主頁 > 情感日志 > 文章正文

高校非處女排行榜竟毀我清白

時間:2013-06-06 12:15來源:互聯網 作者:不詳 閱讀:47
 
  高校非處女排行榜竟毀我清白
  “非處女排行榜”殃及的私人生活
  李曉潔是湖南某事業單位的女辦事員,年方26歲,北京某大學中文系畢業,在單位過著“一張報紙一杯茶”的悠閑日子。她的父母住地離她所在市有250多公里,她除了幾個大節日回家陪陪爸媽,其他時間就在這個都市里波瀾不驚地過日子。她屬于那種不漂亮也不丑的女孩子,也沒有太大的欲望,只是希望找個忠誠老實的丈夫就滿足了。
  也許是李曉潔姻緣未到,談了幾個對象都無疾而終。單位同事們都急了,爭先恐后給她介紹對象,她也并非青眼太高,而是總要考察細致入微,比如對方的戀愛史,甚至對方家人的情況也不放過。她這股認真勁使得不少男子對她敬而遠之。
  因此一晃到了這年紀她還名花無主。她最鐵的女友汪云多次勸她:“別要求得太高了,能湊合著就成了……”她卻態度堅決:“婚姻是終身大事,我不認真行嗎?免得婚后后悔。如今世上負心人太多了……”不知情的人聽了這話,還以為她在情場上歷經滄桑呢。
  加之李曉潔不茍言笑,極是沉穩,周圍人對她的猜測也多了起來,她所在單位又是個工作清閑的清水衙門,眾人無聊時聊得最多的就是些小道消息和緋聞,講葷段子更是不少人的一大嗜好。
  不合流的李曉潔就成了他們取樂的對象,一聽那些葷話,她就打哆嗦,就像中了毒掌。這些玩笑倒還無傷大雅,李曉潔雖然聽著刺耳,也只得不搭理,心里卻難受,心想:怎么老是欺負我呢?我到底哪里做錯了?!看其他一些尚未出閣的女同事輕輕幾招就讓“長舌男”噤聲,她就怨自己沒用,不能化解突襲來的毒掌。她漸漸不那么自信了,就從自己身上找問題所在,也就更加緊張了。
  然而,她越是在眾人的葷段子面前不自然,眾人越是拿她取樂。今年2月初的一天上午,她坐在辦公室散散淡淡地整理文件資料,忽聽得隔壁辦公室一片嘩然,接著,隔壁辦公室的小李滿臉興奮
  地晃進來向她和同事通報:“號外!號外!快看《某高校畢業女生非處女排行榜》!”又馬不停蹄地去另一間辦公室通報消息了。
  李曉潔還沒回過神來,同事王姐已打開網絡,邊看邊介紹,說是發表在某知名網站的討論區里,帖子跟滿了,反響空前,她手癢癢的,也想發帖。“好無聊啊,人家是不是處女干他鳥事,真無聊……”王姐嘴上這么譴責,卻又在津津有味地喋喋不休。
  她們這個辦公室除了她和王姐,還有李處長和科員諶兵兩個男人。李曉潔聽得很不是滋味,不知怎么的,她一聽這種“葷段子”就有了一種條件反射,渾身不自在起來,就埋頭看報。
  整整一個上午,王姐和李處長、諶兵就圍繞“處女排行榜”發表意見,中間外室的一名同事也摻合進來發感嘆。見他們滔滔不絕興味盎然,李曉潔卻心里發悶,就走到窗前吹風。眾人發現她的“異常”,問:“小李,你沒事吧?”李曉潔馬上警覺:“沒事,沒事,我能有什么事?”但眾人的眼光有些狐疑了。
  中午在樓下食堂用餐,這一話題又成了熱門。并有人提議要為各處室的女孩子也搞個《非處女排行榜》。李曉潔越聽越聽不下去,端起飯就走開。旁邊的一位男同事借題發揮:“曉潔、曉潔,你可是北京的大學出來的,你說說看,你最有發言權!”“對,對,是不是處女,你說了算!”有人起哄。李曉潔這一下窘極了,臉脹得通紅,她真是生氣了,將手里的碗一擱,轉身就走了。
  身后傳出一陣男女的哄笑聲。她把自己關在辦公室暗自生氣,生氣為什么那些未出閣的女同事也那么放肆,她有種形單影只的難受。想了一陣,她就上網查那《非處女排行榜》,果然刊在顯眼位置,點擊率顯已突破10萬……”她越看越生氣,一怒之下竟失手將鼠標重重一摔摔裂了。
  正在她弄鼠標的時候,王姐和諶兵進來了,瞄瞄她的臉色,再瞄瞄沒關掉的網和裂了的鼠標,頓時露出一種曖昧的
  笑容,諶兵笑謔一句:“這破鼠標,早就不是處女了!”一聽這話,李曉潔忍無可忍地立即掉頭沖諶兵咒罵起來:“你媽才不是處女呢,真不是東西!”諶兵沒想到李曉潔會沖他發火,當時呆了,醒過神來,他也惱了,狠狠還擊:“看你平時像個啞巴,原來是個潑婦!我是說鼠標不是處女,又沒說你不是處女,你是不是想告訴大家你不是處女?!”
  李曉潔氣得珠淚紛飛,伏案痛哭。王姐忙從中周旋。當天下午,李曉潔的“不良”表現就在整棟大樓里傳開了。翌日,單位好事者撰寫的《非處女排行榜》口頭出籠了,李曉潔所在處赫然“榮”登榜首。同時,有關李曉潔私生活的一些流言也不脛而走。
  叫板庸俗尋求處女公證
  “非處女花魁”的帽子戴到了自己頭上,李曉潔自然是最后一個才知道。單位也就幾十個人,從門衛到掃衛生的臨時工,大家似乎都覺得這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。可李曉潔從來就不是個放浪形骸的人,她又氣得大哭了一場。
  這時,親友給她又介紹了一個對象小磊,在冶金研究所工作。她對他的第一印象不錯,幾回交往下來,小磊的穩重和本分更博得了她的好感。小磊不抽煙不喝酒,業余時間的愛好就是看書,就像繁華都市里的局外人,幾乎沒染上什么壞習慣。李曉潔由衷地感到:這是上天賜給她的一份厚禮,讓她夙愿得償,終于找到了理想的男人!
  而就在這個節骨眼上,傳出了“非處女花魁”這一丑聞,如果傳到男友耳里,她的形象在男友眼里豈不大打折扣?她深深地不安起來,焦慮和憂郁令她寢食不安……
  李曉潔把她交了男友的消息封鎖得很死,還找機會請同事吃飯。她去南岳山玩了一天,回來給單位不少同事帶回了紀念品,還逢人就說對方的好話。李曉潔本就是不善言辭不愛逢迎人的,她這么反常的行動連自己都覺得別扭。戀愛技巧
  單位同事見她一下子來了個一百八十度的轉彎,各種猜疑更是此起彼伏,以為她真的心底里有鬼了。一些同事見到她就嘻嘻哈哈開玩笑。她越惱,人家越覺得有意思。王姐還推心置腹地背地里和她說悄悄話安慰她:“其實啊,女孩子都有這么一回,真的沒什么好自卑的……”讓她惱也惱不得,哭又哭不得。
  隨著時間的推移,李曉潔的壓力越來越大。她決定不再這么不明不白地背“非處女”黑鍋了,她越是沉默,事情就越是糟糕。3月中旬的下午,在處里招待來賓酒桌上,有人又說起了“葷段子”,又說李曉潔“非處女花魁”的來歷。
  她忍無可忍地當著客人的面生了氣,還跑到單位領導辦公室,哭著向領導告狀:“他們再這樣亂說,我受不了了……”
  領導弄清楚是那么一回事,有幾分好笑,他勸慰李曉潔:“大家那是開玩笑,開玩笑,咱單位也不是什么行政單位,何必弄得那么一本正經的?開開玩笑也很正常嘛,你不要往心里去……”
  “他們這是損害我的名譽……”李曉潔不知怎么說才能引起領導同情,領導對這句話很敏感,立即駁斥她。“人家開開玩笑,怎么是損害名譽呢?他們說了具體的事情嗎?當然了,這種玩笑不能開得過火了,我會個別提醒一下……”
  單位領導雖然表了態,并在會上不點名地批評了這種現象,卻引發了多比諾骨牌效應,原本民間流傳的“玩笑”似乎一下了成了“官方態度”,單位各科室關于“非處女”話題一下子壓倒了一切,李曉潔幾乎成了眾之矢的,每天上班,就連門衛和打掃衛生的也對她側目而視。
  一天下午,只有李曉潔在辦公室整理資料,一位副所長進來了,裝作關心的模樣問長問短,后來就不正經了,夸她皮膚好,有一頭秀發,還動手摸她的頭發。她本能地一躲,用戒備的眼神看著副所長。副所長好不尷尬,悻悻而去,背后就對人說李曉潔的“不良”風化表現,指出要煞煞風氣。
  在這個小小單位,李曉潔成了“異類”,她精神快要崩潰了。在這個都市,她除了男友幾乎沒其他可以交心的人。爸媽在縣城,密友又在深圳。而她和小磊的關系,因為她的“畏懼”而一直停留在原地,她不敢帶男友見任何人,甚至周末和男友出去也拉開距離,生怕被同事和熟人看到。除了周末,平時她從不和男友見面,躲在宿舍里顧影自憐,她的心情無比抑郁,她真的不知自己該怎么辦。
  4月3日,深圳的汪云告訴她說,昆明一位女子也就是因為承受不了流言飛語,竟找到公證處要求做處女公證。汪云的這個消息給了李曉潔很大的啟發,她想,“解鈴還須系鈴人”,只有證明了自己的清白才會讓流言自行消失。
  次日,李曉潔一上班就打區公證處的電話,咨詢做公證的事宜。她沒有避著辦公室其他人,只說做身體健康方面的公證。得知需要
  醫院證明,她又拉著王姐向李處長請了半天假,打的趕到人民醫院。到了醫院,直奔婦科,王姐這才醒悟過來:李曉潔是要做處女公證!
  弄巧成拙竟成“公眾人物”
  在王姐的全程陪同下,李曉潔拿到醫院出具的處女膜完好的證明,回到單位。聽王姐說李曉潔要去做處女公證,再瞄瞄攤放在辦公桌上的證明,同事一個個驚愕不已,嘟囔道:“犯得著嗎?這又不是什么大事……”有人質疑:“這也能做公證?”有人干脆說,網上有消息稱處女膜公證不了。
  原來有幾分釋然的李曉潔又變得忐忑起來,她立即上網打上“處女”兩個字進行搜索,在成千萬條新聞里找到了“處女公證新聞”。消息稱:昆明女子拿著處女膜完好的證明找到區公證處,公證處卻為了難,因為這不屬于公證業務范圍,只是一個醫學問題和道德問題。該女子失望而歸云云。李曉潔看完消息,“啊”的一聲就昏倒過去。王姐忙掐她的人中,她醒過來就嗚嗚直哭,情緒難以自控。愛情故事
  李處長忙安排人護送她進醫院。李曉潔住院的消息在單位不啻是一枚重磅炸彈,一傳十,十傳百,不出一天就在不小的范圍內傳開了,說什么的都有。盡管王姐一再解釋李曉潔的人品很好,是受不了流言才心力交瘁,但應者寥寥。
  當時正逢周末,男友小磊和李曉潔聯系不上,就打電話到她單位,于是“丑聞”連男友也知道了。小磊很是震驚,他匆匆趕到醫院,看到病房里一臉憔悴神情恍惚的李曉潔,又是氣又是憐。( 情話 peixai.cn )
  他不客氣地數落了李曉潔幾句,李曉潔更是委屈,爭辯說:“你說我怎么辦?我怎么才能證明我的清白?我這樣做難道錯了嗎?”“你這是自取其辱呀!”小磊是個愛面子的人,他無法想像文文靜靜的女友竟趟進了這股渾水里,言辭不由有幾分激烈。待李曉潔啜泣著訴說她的委屈和不安時,他才漸漸冷靜下來,向她道歉。
  整整一晚,小磊始終都陪在李曉潔床前,他了解到了女友的痛苦,他默默地考慮對策。李曉潔躺在床上也無法入睡,她再三檢討自己,自己并沒有什么出格的表現,可為什么就“四面楚歌”了呢?哄女孩子開心的話
  她傷感地對男友說:“反正我不能聽之任之,我有人格,實在不行我只有上法庭……如果你怕拖累,就分手吧,我不會怪你。”小磊重重地嘆了口氣,握住她的手:“潔,我支持你!我想了很久,我們是要直面現實,但不能動輒‘上綱上線’。像你們單位這種情況,我們單位也有,開玩笑講葷段子確實很過分,但沒有哪個女同事會公然對抗,要做公證,不愛聽的就戴上耳機聽歌,反倒相安無事……”小磊講了很多,李曉潔聽明白了,男友這是在教她處世之道,她也很受啟發。
  第二天,李曉潔托男友找來幾本交際類雜志和有關葷段子的資料。雜志里有一篇專門講“不良文化”的文章,說不良文化也在一定程度上對人進行了侵犯,但從法律角度來說還不能和“性騷擾”一樣劃為法律訴訟范疇,形成了法律真空。  這種“不良文化”行為無疑是要受到譴責的。作為社會個體,尤其是女性,面對這種“不良文化”還需要講究策略,增強對“不良文化”的免疫力,以免被槍打出頭鳥……在小磊的不斷開導下,盡管李曉潔在努力調整自己的心態,但仍波動很大。
  4月6日那天,她讓男友離開她:“我在別人的印象中成了一個壞女人……”小磊也不禁落淚了,他緊緊握住她的手,告訴她,有他在她身邊,她就不會孤獨。別人不相信她的清白,他相信。男友的真摯感化了李曉潔。她開始允許男友送她回宿舍,送她去單位上班,接她下班。
  自從李曉潔住院后,她所在單位的同事才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,再沒人提《非處女排行榜》了,諶兵也主動將設為電腦屏幕的《北京高校畢業女生非處女排行榜》刪除了,以一束溫馨的鮮花取而代之。
  經過半個多月的情緒調整,李曉潔意識到自己的心理障礙,所里的同事如今見到她,一個個都很不自然。在辦公室里,王姐、李處長、諶兵他們不再多說話,氣氛變得凝滯,一點也不輕松。她想找心理醫生做心里診治,考慮到她的狀態,心里醫生建議她多看心理書籍,自我調養為佳。同時,小磊請李曉潔的女友汪云多對她開導。
  4月底的一天傍晚,小磊照例來給李曉潔做家務陪她聊天,李嘵潔趴在他肩上落淚了,她喃喃地說:“其實,別人怎么說我又有什么關系呢?只要你能好好待我,我就滿足了……”“是的,潔,你的清白只有我能證明……”看到李曉潔終于解開了心結,小磊高興極了,擁她入懷。她不由得嬌羞滿面。
  為了徹底讓李曉潔好起來,小磊決定在7月1日和李曉潔舉行婚禮。而在結婚之前,兩人都守住自己的純潔,不越雷池一步。兩人覺得,這樣才是對“非處女丑聞”最好的澄清。目前,李曉潔的情緒已趨穩定。下一步,她想在增強“免疫力”的同時,多學幾招“殺毒掌”。
 
------分隔線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相關情感日志
精華閱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