幸运飞艇打流水

當前位置: 主頁 > 情感日志 > 文章正文

丈夫帶著外遇的秘密離開人世

時間:2013-06-06 12:09來源:互聯網 作者:不詳 閱讀:55
 
  丈夫帶著外遇的秘密離開人世
  在他的個人郵箱里,我看到那么多一個叫做柯的女人寄給他的信,那個柯,似乎是和文認識比我都要早,他們從前是舊相好,現在是老情人,柯有家,但并不幸福。
  生活中大概是需要一點“望梅止渴、畫餅充饑”的勇氣的。
  不然,我們身處窘境的時候,又靠什么來支撐下去呢?--阿萊
  受訪人:
  鄒竟,女, 28歲,結婚剛兩年,一年前丈夫文因車禍身亡,臨走前什么話都沒有留下。鄒竟陷入深深的痛苦之中,她以為這輩子,都碰不到像文那樣對她的人了。
  喪夫之痛的背后,鄒竟也有鄒竟的回憶,畢竟她和文有過一段甜蜜的時光,文生前如此愛她,珍惜她,作為他愛過的唯一,鄒竟無憾了。
  只可惜,一封封躲在文私人郵箱里的郵件,卻打破了這份無憾的平靜。
  阿萊手記:假裝幸福
  每個人都想要幸福,但幸福究竟是什么?
  在我看來,幸福不過是三個字--不點破。
  只要不點破,就是幸福的。
  很多人手中的幸福被打碎了,無不是因為被點破了的緣故。
  比如一個丈夫有外遇的家庭,假如這妻子并不知曉、而這丈夫恰巧又掩飾得很好的話,那么站在妻子并不知情的角度來看,我們就可以說這妻子是幸福的。
  也許有人說,阿萊你是在自欺欺人。
  其實一點點的自欺欺人又有什么不好?
  幸福從來都是自己的感覺。
  世界上沒有任何一樣幸福禁得起推敲。
  不信就接連問三遍“你真的快樂嗎?”給一個自詡快樂的人,看看他到底反應如何?
  很少有人能禁得起這樣的問,人類一深省,幸福就溜跑了--它才不和明白人為伍呢。幸福是最調皮的,永遠是在失去后,才讓我們頓悟自己曾經擁有過。
  所以,與其明明白白地痛,何不糊糊涂涂地愛?
  米淘太清了,飯就不香了。
  肉洗太凈了,肉就沒味了。
  我們要的,憧憬的,覺著還是有盼頭有意思的,其實正是現實與理想、清醒與夢幻之間,有點粘連的那一小部分。
  以及那種似真似假、似夢似幻、似有似無的不確定的時刻。
  都確定了,都落停了,那還有什么勁啊?
  有時候知道真相,真的是不如不知道的好……
  我永遠都無法忘記一年前那個日子。
  他從外地出差回來,然后他們單位的人就通知我,說是文被大貨車撞了,當場就死了,讓我去認尸……你知道,當時我整個人都沒知覺了,給我打電話的是他們單位新招來的一個大學生,說話一點技巧都沒有,上來就告訴我,人沒了,誰受得了?后來他們單位領導還說要把那孩子辭了,結果還是我勸說的他們,才保住了那女孩的工作。
  說真的,當時我心里想的只有文。
  我就想,假如他活著的話也一定是不希望有人因為他而受到牽連,他是那么善良的一個人,從來都不急,每次出去吃飯,都對那些小服務員或者門口的小保安們脾氣很好,即使他們有時做得不對,文也不追究。愛情故事
  他就是那樣一個安靜溫暖的男人。
  我爸爸媽媽同學朋友沒有一個見了不喜歡他的。都覺得如果我嫁給這樣一個人,真的是不知道修了幾輩子的福氣。
  我也這么想。
  我和文是在一次看演出的時候認識的。
  有人和他換票,結果換到了我身邊的位子。那是情侶座,說實話兩個素不相識的人坐在一起挺別扭的。
  這期間我出去買水,文欠起身讓我出去,他身上有一種非常好聞的香水味道,青草一般,后來我問過他,他非堅持說他從不涂香水,可我就是聞到了,多么奇妙啊,我喜歡整潔的男人,文雖然個子不高,但至少整潔有型。
  從外面買了水回來,我順便幫他捎了一份節目單,他感激地對我笑,問我是不是也很喜歡交響樂?
  我說還可以吧,喜歡聽是喜歡聽,可就是不大懂。
  然后他就給我講起來,這個作曲家如何如何,那個作曲家如何如何……
  雖然聲音很小,但還是引起了前排的不滿,他小聲地沖我笑,那一刻,我們很默契地都不再說話。
  演出結束的時候,文很自然地提出要送我。我沒拒絕。
  路上月明星稀,文沒有騎車子,我也沒有,我們就這么并排在甬道上默默地走,可感覺上卻又很充實,家很快就到了,文拿了一張名片給我,然后很俏皮地做了一個打電話的手勢,就轉身回家了。
  那一夜,我什么都沒想,一覺睡到天亮。
  那種愉快的感覺,幾乎就是我和文交往的全部感受,包括后來戀愛結婚,他這個人一直都變化不大,總是好脾氣地笑著,好像對什么都不大上心似的。
  前兩天看奧斯卡頒獎,我才忽然明白文像誰?文身上那種安靜儒雅,像極了華人導演李安。寧靜如水的眼波,讓人心魂欲醉。
  可他就這么去了,什么話都沒有留下。浪漫情話
  甚至都沒能給我留一個他的孩子。
  我一直那么渴望的。
  渴望有一個他的孩子。
  這念頭折磨了我太多日子,文的死,在徹骨的哀痛之外,是一種隱隱的預感在作祟,我一直在想,這一切實在是太完美、太不真實了,總好像把一輩子的好都用盡了似的。
  在文之前,我并沒有談過戀愛,他是我唯一愛過的男人,唯一的。
  我雖然沒問過文,但我能感覺到我也是他的唯一,再沒有比他更一心一意的丈夫了,再沒有。
  他對著你笑的時候,仿佛整個世界都縮小在他眼中了,他的世界里就是我,除去我,再不會有別人。
  大概你能感覺得到,我是一個追求完美的人。文雖然死了,可我獲得過那么完整的愛,足矣。算起來文走了之后,我哭得最多的日子,反倒是現在。
  以前的哭,是因為悲傷;而現在的哭,卻是因為委屈。這也是我之所以會找到你的原因。
  阿萊,我一直以為,我是文的唯一。
  可是直到那天,我從他們公司領回他的手提電腦。
  我才發現,我太傻了,真的太傻了。
  在他的個人郵箱里,我看到那么多一個叫做柯的女人寄給他的信,那個柯,似乎是和文認識比我都要早,他們從前是舊相好,現在是老情人,柯有家,但并不幸福。
  在文的草稿箱里,我更是看到了文給她的回信,言辭間不無憐惜--他對我的忍讓寵愛,原來不過是因為他心有所屬,如此而已。
  他心里一直都有柯的,柯嫁人半年后,文才認識了我。
  為什么這一切我竟然一點都沒有察覺?
  所有的信件,在文死后不久即終止了。追女孩子的技巧
  尤其最后一封,明顯是柯已知道了他的死訊,她說那是她最后寫給他的信,她說,她愛他……
  真的阿萊,看到信的那一刻,我的眼前早就已經模糊成一片。
  我開始回憶在文的葬禮上是不是有一個叫柯的女人?她長得究竟是什么樣?她在暗中打量過我嗎?只有我傻子一樣地陷在悲痛里,卻不知有更大更可笑的悲痛在等著我--文有別的女人?文竟然有別的女人?
  原來我并不是他的唯一,也不是他的最愛,那他為什么還要娶我?為什么?
  這件事,我沒敢對任何人講,即使是對媽媽也沒講。
  文在他們眼里還是從前的那個文,懂事得體,會疼人的好丈夫。
  所有人都在為他惋惜,我突然不想打破這一切,而寧愿一個人掩藏。
  只有我知道,文做過什么?
  當然,還有他的同學會知道,總會有人知道柯的存在,也許我是最后一個知道的人,反正大家都不講的,他們不講,我也不講。
  可是不講是不講。peixai.cn
  但我的眼淚卻始終不能斷。
  那天去看裴勇俊和孫藝珍演的《外出》,看著看著,我就控制不住了,一個人跑到影院外面的走廊里,痛痛快快地哭了一場。
  也許是心里委屈吧。
  文,竟然連一個念想都沒給我留下。
  對于愛情,我沒有別的奢望,只希望純潔無他。
  就像我為我的愛人保留我的身子,愛上文之前,我是一張白紙,而他呢?他是什么?
  女人真是傻啊。
  哭過之后,心里就更空了。空得無邊無際,沒有著落。
 
------分隔線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相關情感日志
精華閱讀